鄂尔多斯市兴旺pt官方网站集团有限责任企业

莫斯科机场上演“幸福终点站” 斯诺登留俄机场

11:21:36 1601 大字
  • 新快报讯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,与斯诺登关系亲近的消息人士透露称,斯诺登因护照被注销而无法重新购买机票,被迫滞留莫斯科谢列梅杰沃国际机场中转区。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汤姆·汉克斯和泽塔·琼斯主演的影片《幸福终点站》,斯诺登可能要跟影片中的男主角一样,“定居”在机场里了。

    理论上可以永远待在那

     
    美国国务院23日已经证实,因受到重罪指控和通缉,斯诺登的护照已被吊销,不得再进行任何境外旅行。因此斯诺登从香港出境抵达莫斯科时,他其实已经丧失了“身份”。护照无效,手中没有其它可证明个人身份的证件。因此他无法进入俄罗斯,也无法买机票离开。当然,如果有******愿意无视这一“缺陷”,斯诺登也可以离开。

    俄罗斯一消息人士25日向俄新社透露,理论上讲,斯诺登在预订航班过程中,可以在机场过境区逗留到任何时间。消息人士说:“斯诺登可在机场过境区等待自己的下一趟班机。”

    再出发也只能继续流浪

    在《幸福终点站》里,汤姆·汉克斯扮演的纳沃斯到了美国,下机时却发现自己******发生内乱,自己的护照已经被美国视为无效证件,所以他遇到了被拒绝入境却又不能回国的尴尬局面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留在机场睡在中转区的大厅椅子上,在卫生间里洗澡,靠为路过的乘客服务生活。当然,斯诺登还可以在莫斯科机场中转区里的一家胶囊旅馆待着,生活或许可以依靠维基解密的支撑度日,情况要比纳沃斯好得多。

    但是纳沃斯虽然没法出境,但还是可以跟身边的任何人打交道。斯诺登就惨了,除了几个所谓的“消息人士”,他连脸都不敢露一下。而且纳沃斯在机场待了9个月后,回到了恢复和平的祖国。而斯诺登即使可以离开,也几乎不可能再回到美国了。他注定继续流浪…… (汀海)

    护照问题如何破解?

    斯诺登护照被取消之前,俄罗斯、古巴、委内瑞拉都可以称他们对斯诺登的旅行不知情,因为斯诺登持有的是有效的国际证件,有效的机票,而且***重要的一点,斯诺登并没有申请俄罗斯入境签证。也就是说所有的行为虽然说是在俄罗斯的领域内,但是他作为一个国际旅客,只是过境俄罗斯,俄罗斯政府是可以推托责任的。因为对于过境旅客来说,主权******不能采取任何的法律行动。

    然而美国宣布吊销斯诺登美国护照以后的情况就会有所变化了,斯诺登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国籍人士,他要继续旅行是需要法律证件的。那么在短时间内,如果斯诺登没有办理去古巴、俄罗斯和委内瑞拉承认的法律证件的话,就需要这三个政府给他签发旅行证明。这样的情况下,显然这三个******的政府都不能说是自己不知道,假如斯诺登事先已经跟委内瑞拉方面达成了协议,吊销了美国护照应该是无法阻止斯诺登前往委内瑞拉的。

    下一站在哪,如果有的话

    厄瓜多尔

    厄瓜多尔政府证实已接到和正处理斯诺登的庇护申请。科雷亚还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,强调厄瓜多尔政府将“负责任地详细审视斯诺登的庇护申请”,并将以******主权作出厄瓜多尔认为***合适的判断。

    然而厄瓜多尔商界******担心,给斯诺登政治庇护,可能会遭到美国的报复,因为美国是厄瓜多尔的主要贸易伙伴。

    委内瑞拉

   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25日说,委政府没有收到美国“棱镜门”事件揭秘者斯诺登政治避难的正式申请。他同时表示,委政府支撑斯诺登的所作所为。

    马杜罗说斯诺登应该得到全世界人道主义关注,因为他的“罪行”促进了人类进步,让所有人可以看清真相。委政府支撑斯诺登的所作所为,同时对维基解密及其创始人阿桑奇的功绩表示赞赏。这是马杜罗******次就是否可能接纳斯诺登公开表态。

    白俄罗斯

    白俄罗斯已经向他提供政治庇护。倘仅从安全便利性考虑,白俄罗斯的确是顺理成章的选项。白俄罗斯和西方关系向来不睦,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对西方压力也素不买账,斯诺登去那里,人身安全应可保无虞。不过目前斯诺登并未向白俄罗斯申请政治庇护。

    冰岛

    冰岛一度被认为是斯诺登***有可能寻求庇护的******。在香港期间,斯诺登曾通过中间人向冰岛提出避难申请。

    不过,冰岛政府对斯诺登入境一事表现得极为谨慎。冰岛内政部强调,所有避难申请均应由避难者个人在冰岛国土上提出,这是斯诺登前往冰岛避难的一大前提。

    古巴

    媒体都将古巴作为斯诺登逃亡的必经之路,但没有一个将它当做终点站。不过谁也不知道******会不会是古巴这匹黑马胜出呢。

    角力

    美国求人办事还那么大嗓门俄罗斯要看美国出“洋相”

    美国白宫和国务院24日表示,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允许斯诺登离港,背后应有中国中央政府的同意,而且这将给中美关系带来负面影响。美方同时敦促俄罗斯政府马上将斯诺登驱逐回美国。

   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******研究员葛来仪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她对白宫方面所用的“严厉言辞”感到惊讶。

    该中心另一位******研究员科德斯曼认为,在处理斯诺登的问题上,对美国总统奥巴马而言,如果想利用美国的威望来达到目的,就应更低调处理,尤其是找到“更安静的方式”来与俄方、中方沟通。

    目前引渡的关键在于俄罗斯的态度,熟悉引渡法律的律师道格拉斯·麦克纳布告诉俄新社记者,俄美两国没有引渡协议,俄方在引渡斯诺登问题上并不受约束,“只有高层政治人物才可能同意这种做法”。

    事实上,俄美两国在有关引渡各自国籍犯罪嫌疑人的问题上龃龉不断,俄籍军火商布特2008年在泰国首都曼谷被美国毒品管制局执法人员设计逮捕,2010年引渡至纽约受审,2012年获刑25年。俄政府寻求引渡布特回国,遭美方拒绝。

    俄私营货运航空飞行员亚罗申科2010年因涉嫌贩运毒品在利比里亚被捕,两天后被移交至美方,***终在美国获刑20年。因美方通报这一案件时将文本“误传”给第三国,俄罗斯一直对这一案件不知情,事后指责美国“在第三国绑架俄罗斯公民”。

    纽约大学跨国犯罪和俄罗斯问题专家马克·加廖蒂认为,纵观俄美两国的引渡合作历史,两国都有意在寻求引渡时突出“纯粹刑事案件”,但另一方往往认为存在“政治因素”。鉴于俄方对美方先前举动不满,斯诺登一案可能为俄罗斯提供“看美国洋相”的机会。 

分享到

******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内容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